噬心魔種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上上上中簽

小說:噬心魔種 作者:記憶在泛濫 更新時間:2019-11-20 21:23:24 源網站:筆趣閣
  吳爭三個踩著積雪,一腳深一腳淺的就去了雞窩。

  雞窩就在房子的側面東南方向,一個極其不顯眼的小角落里,距離屋子還算有些距離。當白天太陽升起來的時候,陽光正好能照到。

  不過說是雞窩,其實也不過就是幾塊木板搭建而成的小籠子罷了。這小籠子的制作極其粗糙,使用的木板大小不一不說,中間還有著極大的縫隙。

  此時的籠子里面,一只雞都沒有了,只剩下了幾根雞毛,還有一坨一坨的雞粑粑。花公子傻愣愣的看著那雞籠子,這玩意他也是第一次見,這東西也能養雞?

  落塵被花公子給硬生生的拉了過來,看到那雞籠子,瞬間就磚頭離開。這東西,太埋汰了,眼不見為凈,先溜了。

  吳爭對這東西看多了,之前他也沒少偷過。就因為嘴饞,沒少挨過胡將軍的毒打。不過吳爭卻一直不改,打了再犯,犯了再打。為此胡將軍沒少去挨家挨戶的去賠禮道歉。

  這還不行,有的時候還要帶著一點禮品去慰問。至此,鄉親們的憤怒才平息下來。不過后來,這鄰里之間就流傳開了一句話:防火防盜防吳爭。

  花公子雖然好奇,不過也有些嫌棄之意。于是,他便想到了身旁沒事人一樣悠閑的攥雪球玩的吳爭。

  花公子拍了拍吳爭,又指了指那木籠子,意圖再明顯不過。吳爭雖然不愿意,但是奈何在花公子的淫威之下,最后還是不得不妥協了。

  吳爭貓著腰,在花公子友好的目光中,鉆進去半個身子,在里面探頭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花公子滿臉期許,跺著腳急切的等待結過。這情景,有些像是丈夫再門外等待妻子生娃。

  籠子里什么線索都沒有,吳爭憋著氣尋了半天,也沒見到任何有用的線索。等吳爭再出來的時候,身上已經帶有那種雞籠特有的味道了。而且再吳爭的頭上,還插著幾根雞毛,整個頭發都成了雞窩頭。

  這時,遠處的老婆婆帶著小女孩蹣跚著走過來。那小女孩見到吳爭頭上插著的雞毛,笑得捂著肚子,眼淚都要從眼角擠出來。

  吳爭看了花公子一眼,挑了一下眉毛。再看一下身上,也沒有粘上雞粑粑啊。

  花公子也差點笑抽了過去,明知雞毛插在頭上,但是他就是不說。只見把折扇給展開,在吳爭的旁邊扇了一下,而那頭上的雞毛,也跟著舞動起來。

  最后,還是老婆婆走過來,將吳爭頭上的雞毛給拔下來。吳爭的臉色不好看,跟老婆婆道了一聲謝,就白著眼瞪花公子。心里暗下決定,再也不停花公子的鬼話了。

  老婆婆此時一副疑惑的模樣,問了一句:“你們倆這大冷天來雞窩干嘛,還不如跟你們那位一樣找個地方看看雪呢。”

  花公子倒是熱心,就回道:“我聽說昨個村子里的雞被偷了,于是就想過來找找線索。”

  不料,那剛止住笑的小女孩,又忍不住笑出了聲。對子疼,她的小肚子感覺好疼。老婆婆嘆了口氣,說道:“昨天家里的最后一只雞都被你們吃了,哪里還有什么線索。”

  這下,花公子尷尬了。鬧了半天,這老婆婆家的雞沒丟啊。這下,烏龍可大了。吳爭與花公子不好意思的撓撓頭,趕緊灰溜溜的離這雞窩遠點。

  那老婆婆又囑咐了一句道:“這事你們就不用管了,就交給村里的黃大仙吧。”說罷,又蹣跚的領著小女孩去玩了。臨走時,小女孩

  還朝著吳爭吐了吐舌頭。

  吳爭算是徹底服了這小女孩,他竟然斗不過一個小屁孩,還經常被嘲笑。現在吳爭一見到那小女孩,第一反應不是感覺她可愛,而是感覺她可怕。簡直就是個小惡魔,整天找自己的茬。

  花公子還在思考那老婆婆說的話,黃大仙,究竟又是何方神圣呢?聽老婆婆話的意思,貌似他知道這偷雞的兇手。這么說來,這黃大仙倒也算是個神人了。

  本來就是丟了幾只雞,花公子還不算是很感冒。但是一聽到這神機妙算的黃大仙,他倒是來了興趣。

  雪停了,老頭也出來透氣,手里掐著個大眼袋,一口一口的抽著。隔的老遠,都能聞到那嗆人的辛辣味道。想來,這小老頭是趁著小女孩不在,偷偷的抽上一口。又怕在屋子里留下煙味被小女孩發現,這才不得已出來抽煙。

  花公子跑過去,還沒等問話,就被煙給熏得連著咳嗦了好幾聲。那老頭一邊吐著煙,一邊善意的提醒道:“小伙子注意身體,天冷了就多穿點。”

  吳爭看得哭笑不得,這老頭怕是以為花公子感冒了,所以才會咳嗦不止。然而,花公子也不好意思說是被煙嗆得,只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。

  最后,也不知道第幾聲咳嗦后,花公子終于逃出了那被煙包圍的毒圈。一連喘了好幾口大氣,才緩過來,算是走了一遍鬼門關。這一趟,真不容易,算是要了花公子的半條老命。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少抽劣質煙。

  花公子從老頭那里打探到了黃大仙的消息,也不算是什么秘密,他們村子里幾乎人盡皆知了。

  說起這黃大仙,也來到村子有段時間了,大概好像是春天時出現的。據說這人的占卜預言非常準確,村里的很多事情都是被他解決的。從播種收成,到治病救人,著黃大仙幾乎什么都會,包攬了村子里的很多事情。

  其實花公子乍一聽,就有了點想法。這黃大仙,貌似聽起來很神,但是細品卻發現根本沒有什么大能耐啊。

  在這些村民看來,或許真有兩把刷子,但是對于花公子這樣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修煉者來說,簡直不值一提。

  不過既然都來了,去瞅瞅也無妨。于是乎,花公子又提上吳爭和落塵,興沖沖的奔出了大門。

  跟老頭打探過地址,據說是在一顆大榆樹下面,有一間破廟,那黃大仙就住在此處。

  一路上,積雪都被踩成了篩子,密密麻麻的全是腳印。花公子本來還以為有多難找,需要自己充分發揮大腦的智慧,才能找到。沒成想,竟然變得如此的簡單,瞬間變就得索然無味。

  算了,干脆就按著腳印走吧。等三人到了那小破廟的時候,早已經是人滿為患。透過人群的罅隙,吳爭看到了一個尖嘴猴腮的老者。這老者身穿黃色道袍,一副道士打扮。兩撮小姑子,還有手中的拂塵,在風中不停的搖擺。

  吳爭對這老頭的第一印象,就是狡猾和騙子,而且那形象,貌似還像極了那黃鼠狼的樣子。真對得起他黃大仙的名號,有可能就是根據他的長相起得。

  此時,那黃大仙正皺著眉頭,認真的聽著村民的訴說。之后,便見他搖了下手中拂塵,然后故作神秘的道:“此事我已知曉,就交給本仙吧。”

  眾人聽罷,忙朝著黃大仙擺了擺,然后才陸陸續續的離開。“這就完了?”吳爭瞪大了眼睛,心說這黃大仙根本什么都沒干啊。

  黃大

  仙揮動一下拂塵,轉身就要走,卻被迎面而來的吳爭三人給嚇到了。吳爭三個自然沒有要走的意思,他還想好好問問這黃大仙一些事情呢。

  “幾位,還有何事?”黃大仙一本正經的道。

  這黃大仙雖然說得嚴肅認真,但是卻總給花公子一種不靠譜的感覺。他總覺得,這黃大仙有問題,但是一時半會還看不出來。

  至于落塵,則好像是討厭什么味道一般,使勁的捏住鼻子。看其表情,貌似味道還很濃很沖。但是花公子聞了又聞,卻是聞不出任何味道。

  吳爭急切的跑上前,好奇的問道:“大仙,你會算卦么?”吳爭其實早就有了要算上一卦的想法,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老道士,可得請一卦。

  “會。”黃大仙想都沒想,就開口道。不過當他說完了,就擺出了大拇指搓食指的姿勢,明顯是在要錢。

  吳爭瞇著眼睛,看著黃大仙那兩根不斷摩擦的手指,再翻找一下身上的銀兩。最后才發現,原來自己根本一文錢都沒有,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窮光蛋。

  沒辦法,只得把希望寄托在花公子的身上。吳爭裝出來一個可憐的模樣,希冀的眼巴巴瞅著花公子。

  花公子瞪了一眼吳爭,從兜里掏出來一文錢遞過去。然而那黃大仙卻搖了搖頭,手中動作還是沒有留下。

  花公子嘆口氣,真是一分錢難死英雄漢,只好又從口袋里掏出來一文。不過那黃大仙卻仍是搖頭,還是嫌少,而且作勢還要轉頭就走。

  花公子這下來了脾氣,他是差錢的人么?于是乎,花公子直接從口袋里把那沒來及穿起來的銅錢全都抓了出來。

  這下,那黃大仙才勉強的點了點頭,假裝不是很在意得結過去。而實際上,黃大仙的內心其實早就樂開了花,沒想到還能碰到三個冤大頭,讓他狠狠地撈一筆錢。

  看著黃大仙那做作的樣子,明明拿了錢還一副不樂意的模樣,就好像自己本來就欠他錢一般。花公子咬著牙瞪過去,他倒要看看這黃大仙如何卜卦。

  黃大仙把幾人領進了破廟中,這廟宇也確實是夠破舊。正對門的方向是一個積灰的巨像,不知道是個什么。坑坑洼洼的地上,還散亂幾個老舊蒲團。只見黃大仙一屁股就坐在上面,然后自己從袖子里抽出來一個竹筒,說道:“先抽個簽吧。”

  吳爭的手,在竹簽上抉擇了好半天,最終也沒選出來。花公子看不過眼,直接就幫吳爭抽出來一根,扔給吳爭。

  吳爭還沒反應過來,手里的竹簽猶如燙手的山藥,差點直接掉到地上。

  “好。”那黃大仙突然一聲喊,然后樂呵呵的就伸手把那竹簽給拿過去。幾乎是看都沒看,黃大仙就點頭道:“上上上上中上簽,本仙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之好的簽。”

  吳爭睜大了眼,用手撓了撓頭,不太相信。而一向冷峻的落塵,都是嘴角一揚。至于花公子,干脆就攥著拳頭,舉起來就湊到了那黃大仙的眼前。收了他的錢,竟然還敢如此糊弄他,簡直不想活了。

  黃大仙見到拳頭,立刻就慫了,趕緊賠笑道:“不知這位公子有哪里不滿意嗎?”

  花公子冷笑,他滿意個屁。“還錢。”花公子冷聲喝道。作勢,又捏了一下拳頭,立刻發出了咳咳咳的聲響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八零電子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噬心魔種,噬心魔種最新章節,噬心魔種 筆趣閣!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本站根據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說站得到的鏈接列表,與本站立場無關
如果版權人認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損您的利益,請發郵件至admin#80vo.com,本站確認后將會立即刪除。
Copyright©2018 八零電子書txt小說下載
豫ICP備14029001號-1
pc蛋蛋算法100胜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