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來 第一卷 籠中雀 第八章 稗草

小說:劍來 作者:烽火戲諸侯 更新時間:2019-09-04 14:35:29 源網站:平板電子書
  陳平安回到院子后,眼皮子就一直在跳,左眼跳財,右眼跳災。

  于是陳平安坐到門檻上,開始想象自己在拉坯,雙手懸空,很快草鞋少年就進入忘我狀態。少年勤勉是一方面,此舉能夠扛餓,也很重要,所以陳平安養成了一有心事就拉坯的習慣。燒瓷一事,最講天意,因為開窯之前,誰都不知道一件瓷器的釉色和器形,最終是否契合心意,只能聽天由命。不過在燒窯之前,拉坯無疑又是重中之重,只不過陳平安被姚老頭認為資質差,多是做些練泥的體力活,陳平安就只能在旁邊仔細觀摩,然后自己練泥,自己拉坯,尋找手感。

  隔壁院子響起柴門推開的聲響,原來是宋集薪帶著婢女稚圭從學塾返回,英俊少年一個沖刺,輕松跨上矮墻,蹲下后,松開手掌,全是指甲蓋大小的石子,色彩多樣,如羊脂、豆青、白藕等等。這種不值錢的石頭,大小不一,在小鎮溪灘里隨處可見,其中以一種如同滲滿雞血的鮮紅石頭,最為討喜,學塾齊先生就為弟子趙繇雕刻了一枚印章,宋集薪覺得挺有眼緣,好幾次想要拿東西跟那家伙換,對方死活不肯。

  宋集薪丟出一顆石子,力道不重,砸在陳平安的胸口,后者無動于衷。

  再丟,這一次丟中了草鞋少年的額頭,陳平安仍是巋然不動。

  宋集薪對此見怪不怪,噼里啪啦,一把石子七八顆,先后都摔了出去,雖說宋集薪有意讓陳平安吃痛分心,但仍是沒有直接砸陳平安的手臂、十指,因為宋集薪覺得這樣就是勝之不武了。

  宋集薪丟完石子,拍了怕手掌。陳平安長呼出一口氣,抖了抖手腕,根本不理睬宋集薪,想了想,低下頭,左手五指作握刻刀狀。

  跳-刀這門技藝,在小鎮老窯匠當中,并不算誰的獨門絕活,但老姚頭的跳-刀手法,不管誰看到了,都會伸出大拇指。

  老姚頭收了幾個徒弟,始終沒辦法讓老人真正滿意,到了劉羨陽這里,才認為找到了個可以繼承衣缽的人。以前劉羨陽練習的時候,陳平安只要手頭沒事,就會蹲在一旁使勁盯著。

  劉羨陽最好面子,也只知道陳平安口風緊,就經常拿老姚的秘傳口訣來震懾后者,例如“想要刀的線路走得穩,手就要不能是死板的穩,歸根結底,是心穩。”

  不過當陳平安追問什么叫心穩,劉羨陽就抓瞎了。

  宋集薪看了一會兒,覺得無趣乏味,就跳下墻頭進入屋子。

  婢女稚圭站在墻邊,若是她不踮腳,就剛好露出上半張臉龐,即便如此,已經隱約可見少女是個美人胚子。

  她想了想,輕輕踮起腳跟,視線落在貧寒少年四周,最后在地上找到了兩顆心儀的石子,一顆色澤猩紅且剔透,一顆雪白瑩潤,都是她家公子方才丟掉不要的。

  她猶豫了一下,壓低嗓音,怯生生道:“陳平安,你能不能幫我把那兩顆石子撿起來,我挺喜歡的。”

  陳平安緩緩抬起頭,手上動作并未停歇,依然很穩,眼神示意她稍等片刻。

  稚圭嫣然一笑,如入春后的枝頭第一抹綠芽兒,極美。

  只是少年已經低下頭了,錯過了這幕動人景象。

  她嘴角翹起,一雙眼眸流光溢彩,似有極細微的活物在其中悠然游曳。

  等到陳平安停下手頭事情,詢問到底是哪兩顆石子的時候,婢女稚圭的眼神便恢復正常了,一如既往,柔軟得像是雨后春泥。

  陳平安按照她手指指向的方位,撿起那兩顆石子,走到墻邊,她剛抬起手,草鞋少年就已經將石子放在墻頭上。

  她拿起兩枚石子,緊緊握在手心。

  有心人刻意尋覓此物,便是大海撈針,十年難遇。

  有緣人哪怕無心,卻好似爛大街的破爛貨,唾手可得,全看心情收不收了。

  陳平安笑問道:“就不怕鼻涕蟲堵在你們門口罵半天?”

  她沒有承認自家公子偷拿別人東西,但好像也沒臉皮否認事實,就笑著不說話。

  泥瓶巷住著個一對母子,兩人的罵架功夫,小鎮無敵手,也就只有宋集薪能夠與他們過過招。其中孩子特別頑劣,常年掛著兩條鼻涕蟲,喜歡去溪灘里摸魚、撿石子,抓來的魚都養在一只大水缸里,石子就堆積在水缸旁邊。宋集薪偏偏喜歡招惹這個小刺頭,隔三岔五就去順手牽羊幾顆石子,一天兩天看不出,可是經不住宋集薪經常摸走,一旦被孩子確認自己少了寶貝,就會炸毛,跟踩中尾巴的小野貓似的,能夠在院門外罵一個時辰,他娘親也從不勸,反而還會可勁兒煽風點火,專門故意挑破宋集薪是前任督造官私生子的事情,好幾次把宋集薪給氣得牙癢癢,差點就要拎著板凳出門干架,婢女稚圭好說歹說,才勸阻下來。

  驀然間,一個尖銳嗓子響起,“宋集薪宋集薪,快來捉奸,你家婢女跟陳平安正眉來眼去,明擺著是勾搭上了!你再不管管你家通房丫鬟,說不定今晚她就翻墻去敲陳平安的門了!趕緊滾出來,嘖嘖嘖,陳平安的手都摸上那小娘們的臉蛋了,你是沒看到,陳平安笑得賊惡心人了……”

  宋集薪根本沒有露面,在屋里直接喊道:“這算什么,我昨晚還看到陳平安跟你娘親拉拉扯扯,被我撞見后,陳平安才把爪子從你娘衣領里使勁‘拔’出來,這也怪你娘親,她那兒呀,實在太壯觀太飽滿了,可憐陳平安累得滿頭是汗……”

  小巷里有人狠狠踹著宋集薪院門,憤怒道:“宋集薪,出來,單挑!你輸了,你把稚圭送給我當丫鬟,每天給我喂飯鋪床洗腳!我輸了,就把陳平安給你當下人雜役,咋樣?就問你敢不敢,反正誰不敢就是縮頭烏龜!”

  屋內宋集薪懶洋洋道:“一邊涼快去!你爹我翻了翻黃歷,今天不適宜打兒子,顧粲,算你運氣好!”

  屋外的孩子使勁捶門,“稚圭,你跟著這么個孬種少爺,多憋屈啊,你還是跟劉羨陽私奔算了,反正那傻大個看你的眼神,就像是要吃了你。”

  婢女稚圭轉身走向屋子。

  屋內,宋集薪正在仔細擦拭一只翠綠葫蘆,是年代不詳的老物件,也是那位宋大人留下的“家產”之一,宋集薪起先并不上心,后來無意間發現每逢雷雨天,葫蘆內便嗡嗡作響,可是宋集薪拔掉蓋子后,不管如何揮動搖晃,也不見有任何東西滑出,往里頭灌水、裝沙子,倒出來還是水和沙子,一點不多,一點不少。宋集薪實在沒轍了,加上有次被門外顧粲的潑辣娘親,一口一個有娘生沒爹養的私生子,給罵得心煩意亂,宋集薪就拿刀對著葫蘆一頓劈砍,結果讓少年瞠目結舌,刀刃已經翻卷,葫蘆依舊完好無損,一絲一毫的痕跡都沒有留下。

  早年被宋集薪燒掉的一封信上寫道:“官署搬至小院的金銀銅錢,保證你們主仆二人衣食無憂,閑暇時候,可以搜羅一些見之心喜的古董,權當陶冶性情。小鎮雖小,粗糧可以養胃,書籍可以養氣,景致可以養目,寂寥可以養心。今日起,盡人事聽天命,潛龍在淵,日后必有福報。”

  宋集薪雖然怨恨那個男人,但是有錢不花天打雷劈,在民風淳樸的小鎮上,想要大手大腳都很難,這么多年來,宋集薪還真就喜歡上了收破爛的行當,滿滿當當一大朱漆箱子,全是翠綠葫蘆這樣的偏門玩意兒。只不過宋集薪有一種玄之又玄的直覺,一大箱子,五花八門,三十余件物件,這只葫蘆最為貴重,然后是一只銹跡斑斑的紫金鈴鐺,搖晃起來,明明看見懸錘在撞擊內壁,本該發出清脆聲響,卻是無聲無息,讓宋集薪既毛骨悚然,又心生驚奇。最后是一把落款為的“山魈”的古樸茶壺,其余物件,宋集薪喜歡得粗淺,稱不上一見鐘情。

  名叫顧粲的孩子站在門外,破口大罵,中氣十足。

  沒過多久,罵聲戛然而止。

  然后陳平安看到那個家伙猛然推開自己院門,滿臉驚慌,拴上門閂后,蹲在門旁,不斷給自己使眼色,要自己也蹲到他身邊。

  陳平安不明就里,但是貓著腰跑到孩子身邊,蹲下后輕聲問道:“顧粲,你做什么?又惹你娘發火了?”

  孩子使勁抽了抽鼻子,壓低嗓音道:“陳平安,我跟你說,剛才我碰到個怪人,他手里那只白碗,能夠一直往外倒水,你看啊,才這么點大的碗,我親眼看到他倒水倒了一個時辰!那家伙剛才路過咱們泥瓶巷巷口的時候,好像停了下來,該不是看到我了吧?慘了慘了……”

  孩子雙手比劃了一下白碗的大小,然后拍了拍胸口,感慨道:“真是嚇死宋集薪他爹了。”

  陳平安問道:“你是說那個槐樹下的說書先生?”

  孩子使勁點頭,“可不是,老頭手上力氣沒幾斤,連我也提不起,可那口破碗是真瘆人啊,瘆人得很!”

  孩子突然抓住陳平安的手臂,“陳平安,我這次是真沒騙你!我可以發誓,如果騙你,就讓宋集薪不得好死!”

  陳平安豎起一根手指,做了個噤聲的手勢。

  孩子立即閉嘴。

  門外有一陣腳步聲,漸漸響起,漸漸落下。

  一物降一物。

  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,一屁股坐在地上,伸手胡亂擦了一把臉,臉色發白,顯而易見,這個名叫顧粲的鼻涕蟲,是真的被嚇得半死。

  孩子冷不丁問道:“陳平安,那家伙不會是去我家了吧?咋辦啊?”

  陳平安無奈道:“我陪你就回你家看看?”

  孩子大概是就等著陳平安這句話,猛然起身,又頹然坐下,哭喪著臉道:“陳平安,我腿軟走不動路啊。”

  陳平安站起身,彎腰扯住孩子的后領口,一手提拎著孩子,一手打開門閂,走出院子。

  孩子家離這不遠,也就百來步路程,果不其然,顧粲看到那個老頭子就在他家院子里,他娘親竟然還給那老頭子拿了一條凳子。

  那一刻,孩子覺得天都塌下來了,所以他選擇躲在陳平安身后,讓高個子的頂上去。

  陳平安也沒有讓這孩子失望,有意無意護在他身前。

  當熊孩子顧粲握住陳平安的袖口,沒來由就立即滿腔豪氣了。

  老人對此不以為意,坐在板凳上,略作思量,手中那只白碗,憑空消失不見。

  顧粲立即又腿軟了,整個人躲在陳平安身后,戰戰兢兢。

  老人看了眼那位神色出奇平靜的鄉野村婦,又看了眼眉頭緊皺的草鞋少年,最后對縮頭縮腦的孩子說道:“小娃兒,知不知道你家水缸里養著什么?”

  孩子在陳平安身后喊道:“還能有啥,我從溪里摸上來的魚蝦螃蟹,還有田里釣上來的泥鰍黃鱔!你要是喜歡,就拿走好了,別客氣……”

  孩子的嗓音越來越低,顯然底氣不足。

  婦人捋了捋鬢角發絲,望向陳平安,柔聲道:“平安。”

  陳平安領會她的意思,揉了揉顧粲的腦袋,然后轉身離去。

  婦人眼神深處,對這個草鞋少年,隱藏有一抹愧疚。

  她摒棄雜念,轉頭對老人問道:“這位遠道而來的仙師,對于這份機緣,是要買,還是搶?”

  老人搖頭笑道:“買?我可買不起。搶?我也搶不走。”

  婦人也搖頭,“以前是如此,以后未必了。”

  原本意態閑適的老人聽聞此言,如遭雷擊,猛然揮袖,五指掐動如飛。

  老人喟然長嘆道:“何至于此啊!”

  婦人臉色冷漠,譏笑道:“仙長以為這座小鎮,能有幾個好人?”

  老人站起身,深深看了眼懵懵懂懂的孩子,似乎下了一個天大決定,他手腕一晃,白碗重新浮現。

  老人走到半人高的大水缸旁,迅速用水缸勺了一碗水。

  婦人雖然故作鎮定,其實手心全是汗水。

  老人坐回凳子,朝顧粲招手道:“小娃兒,過來瞅瞅。”

  孩子望向娘親,她點了點頭,充滿鼓勵的眼神。

  在孩子走近后,老人朝碗中水面輕輕吹了一口氣,漣漪陣陣。

  老人笑道:“張嘴。”

  與此同時,老人隨手一抹,便從孩子身上不知何處摸出一片槐葉。

  雙指虛捻,并未實握。

  孩子下意識啊了一聲。

  老人屈指一彈,這片蒼翠欲滴的槐葉沒入孩子嘴中。

  孩子愣在當場,然后發現好像自己嘴中沒有任何異樣。

  老人不給他詢問的機會,指了指掌心所托的白碗,“仔細看看有什么。”

  顧粲瞪大眼睛,凝神望去,先是看到一粒極其微小的黑點,然后漸漸變成一條稍稍醒目的黑線,最終緩緩壯大,好像變成了一條土黃色的小泥鰍,在白碗水面的漣漪中,歡快翻滾。

  腦子一團漿糊的孩子靈光乍現,驚呼道:“我記得它!是我從陳平安那邊……”

  婦人一巴掌打在自己兒子臉上,怒容道:“閉嘴!”

  老人對此毫不意外,淡然道:“我輩修士,為證長生,大逆不道。這點爭奪,不算什么。不用如此緊張,該是你兒子的,逃不掉,不該是那個少年的,也守不住。”

  這個叫顧粲的孩子,體重不足四十斤。

  但是其“根骨”之重,匪夷所思。

  所以當這位身負神通的托碗老人,之前破例施展祖傳秘術,對其摸骨稱重,自然就拎不動顧粲了。

  這便是他收徒的前提。

  否則三歲小兒,持金過市,不是自找死路嗎?

  老人灑然一笑,眼神卻冰冷,緩緩道:“當然了,就算原本是那少年的,又如何?如今有老夫親自坐鎮,也就不是他的了。”

  孩子噤若寒蟬,牙齒打顫。

  婦人如釋重負。

  老人重新換上那副慈祥和藹的臉龐,“孩子,這只碗,裝著整條江水,如今還養著一條小蛟了。從現在起,你就是我的嫡傳弟子了。”

  “老夫是一位‘真君’,只差半步就是‘開宗’之祖,雖是下宗……總之,以后你自然會明白,真君和開宗這四個字的分量。”

  老人哈哈笑道:“只會比這一碗江水更重。”

  孩子突然哭了起來,“這樣不對!它是陳平安的!”

  婦人惱羞成怒,高高抬起手臂,又要教訓這個豬油蒙心的蠢兒子。

  老人擺擺手,笑了笑,輕描淡寫道:“有此心腸,并非全是壞事。”

  孩子低下頭,用手背擦拭淚水,以及鼻涕。

  婦人悄然望向老人。

  老人會心一笑,點了點頭。

  同道中人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  孩子抬起頭后,他的娘親,和莫名其妙就從天上掉下來的半路師父,已是淡淡笑意。

  孩子轉過頭,陳平安離開的時候,沒有忘記關上院門。

  ————

  小鎮就像是一塊莊稼地,趕上了大年份,豐收的季節。

  不過有些人,只是夾雜在稻谷之中的一株稗草,被人看過一眼,就再無第二眼。

  例如孤孤單單走在泥瓶巷里的草鞋少年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八零電子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劍來,劍來最新章節,劍來 平板電子書!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本站根據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說站得到的鏈接列表,與本站立場無關
如果版權人認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損您的利益,請發郵件至admin#80vo.com,本站確認后將會立即刪除。
Copyright©2018 八零電子書txt小說下載
豫ICP備14029001號-1
pc蛋蛋算法100胜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