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來 第一卷 籠中雀 第五章 道破

小說:劍來 作者:烽火戲諸侯 更新時間:2019-09-04 14:35:29 源網站:平板電子書
  宋集薪帶著婢女稚圭來到老槐樹下,發現樹蔭里人滿為患,將近半百號人,坐在自家搬來的板凳椅子上,陸陸續續還有孩童扯著長輩過來湊熱鬧。

  宋集薪和她并肩站在樹蔭邊緣,看到一個老人站在樹底下,一手托大白碗,一手負身后,神色激昂,正大聲說道:“方才說過了大致的龍脈走向,我再來說說這真龍,嘖嘖,這可就真了不得了,約莫三千年前,天底下出了一位了不得的神仙人物,先是在某座洞天福地潛心修行,證了大道,便獨自仗劍游歷天下,手中三尺氣概,鋒芒畢露。不知為何,此人偏偏與蛟龍不對付,整整三百個春秋,有蛟龍處斬蛟龍,殺得世間再無真龍,這才罷休,最后不知所蹤,有人說他是去了極高的道法張本之地,與道祖坐而論道,也有說是去了極遠的西方凈土佛國,與佛陀辯經說法,更有人說他親自坐鎮酆都地府的大門,防止魑魅魍魎為禍人間……”

  老先生說得唾沫四濺,底下所有小鎮百姓都無動于衷,人人滿臉茫然。

  婢女低聲好奇問道:“三尺氣概是什么?”

  宋集薪笑道:“就是劍。”

  婢女沒好氣道:“公子,這位老人家,也忒喜歡賣弄學問了,話也不好好說。”

  宋集薪瞥了眼老人,幸災樂禍道:“咱們小鎮識字的沒幾個,這位說書先生算是媚眼拋給瞎子看了。”

  婢女又問道:“洞天福地又是什么?世上真有人能夠活三百歲嗎?還有那酆都地府,不是死人才能去的地方嗎?”

  宋集薪被問住了,卻不愿露怯,便隨口道:“盡是胡說八道,估計看過幾本不入流的稗官野史,拿來糊弄鄉野村夫的。”

  這一刻,宋集薪敏銳發現那老人,有意無意看了自己一眼,雖然只是蜻蜓點水的視線,很快就一掠而過,但宋集薪仍是細心捕捉到了,只是少年也就沒有上心,只當是巧合而已。

  婢女抬頭望向老槐樹,細細碎碎的光線透過樹葉縫隙,灑落下來,她下意識瞇起眼眸。

  宋集薪轉頭望去,突然愣住了。

  如今自己這位婢女,有著一張剛開始褪去嬰兒肥的側臉,她好像跟記憶里那個瘦瘦小小、干干癟癟的小丫鬟,有了很大的出入。

  按照小鎮的習俗,女子嫁人時,便會有聘請一位父母子女皆健在的福氣齊全人,請她絞去新娘臉上的絨毛,剪齊額發和鬢角,謂之開面,或是升眉。

  宋集薪還從書上聽說一個小鎮沒有的習俗,所以在稚圭十二歲那年,他便買了小鎮最好的新釀之酒,搬出那只偷藏而來的瓷瓶,釉色極美,猶如青梅,把酒倒入其中后,將其小心泥封,最后埋入地下。

  宋集薪突然開口說道:“稚圭,雖說姓陳的家伙,按照我們讀書人老祖宗的說法,屬于‘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墻不可圬’,但是不管怎么說,他這輩子總算還是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情。”

  婢女并未答話,低斂眼眉,依稀可見睫毛微微顫動。

  宋集薪自顧自說道:“陳平安呢,人倒是不壞,就是性子太死板,做什么事情只認死理,所以當了窯匠,意味著他再勤勞苦練,也注定做不出一件有靈氣的好東西來,所以劉羨陽的師父,那個姚老頭兒,對陳平安死活看不上眼,是有其獨到眼光的,這叫朽木不可雕。至于糞土之墻不可圬嘛,大致意思就是說陳平安這種窮酸鬼,哪怕你給他穿上件龍袍,他照樣是個土里土氣的泥腿子……”

  宋集薪說到這里的時候,自嘲道:“我其實比陳平安還慘。”

  她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家公子。

  宋集薪和他的婢女,在這座小鎮上,一直是福祿街和桃葉巷的富人們,在茶余飯后的重要談資,這要歸功于宋集薪的那個“便宜老爹”,宋大人。

  小鎮沒有什么大人物,也沒有什么風浪,故而被朝廷派駐此地的窯務督造官,無疑就是戲本上的那種青天大老爺,在歷史上數十位督造官中,又以上任督造官宋大人,最得民心,宋大人不像之前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爺,宋大人不但沒有躲在官署,修身養氣,也沒有閉門謝客,一心在書齋治學,而是對官窯瓷器的燒造事宜,事必躬親,簡直比匠戶窯工更像是鄉野百姓,十余年間,這位原本滿身書卷氣的宋大人,肌膚被曬得黝黑發亮,平日里裝束與莊稼漢無異,待人接物,從無架子,只可惜小鎮龍窯燒造而出的御用瓷器,無論是釉色品相,還是大器小件的形制,始終不盡如人意,準確說來,比起以往水準,甚至還要稍遜一籌,讓老窯頭們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最后大概朝廷那邊覺得兢兢業業的宋大人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將其調回京城的吏部敕令文書上,好歹得了個良的考評。宋大人在返京之前,竟然千金散盡,出資建造了一座廊橋,后來發現宋大人離去車隊當中,沒有捎帶某個孩子后,小鎮幾個大姓門庭便恍然大悟。可以說,宋大人與小鎮積攢下過一份不俗的香火情,加上現任督造官的刻意照拂,少年宋集薪這些年在小鎮的生活,衣食無憂,逍遙自在。如今改名為稚圭的丫鬟,關于她的身世來歷,眾說紛紜,住在泥瓶巷的當地人,說是一個鵝毛大雪的冬天,有個外地女孩沿路乞討至此,昏死在宋集薪家的院門口,如果不是有人發現的早,就要去閻王爺那邊轉世投胎了。官署那邊做雜事的老人,有另外的說法,信誓旦旦說是宋大人早年讓人從別地買下的孤兒,為的就是給私生子宋集薪物色一個知冷暖的體己人,彌補一下父子不得相認的虧欠。

  不管如何,婢女被少年取名為稚圭后,算是徹底坐實了兩人的父子關系,因為小鎮大族豪紳都曉得,宋大人最鐘情于一方硯臺,便刻有“稚圭”二字。

  宋集薪回過神,笑臉燦爛起來,“不知為何,想起那只死皮賴臉的四腳蛇了,稚圭你想啊,我都把它摔到陳平安的院子了,它依然要往咱們家竄,你說陳平安的狗窩,得是多么不遭人待見,才會寒酸到連一條小蛇都不愿意進去?”

  婢女認真想了想,回答道:“有些事,也講緣分的吧?”

  宋集薪伸出大拇指,開懷道:“正是這個道理!他陳平安就是個緣淺福薄之人,能活著就知足吧。”

  她沒有說話。

  宋集薪自言自語道:“咱們離開小鎮后,屋子里的東西交由陳平安照看,這家伙會不會監守自盜啊?”

  婢女輕聲道:“公子,不至于吧?”

  宋集薪笑道:“呦,稚圭,監守自盜的意思也懂?”

  婢女眨了眨那雙秋水長眸,“難道不是字面意思?”

  宋集薪笑了,望向南方,露出一抹心神向往,“我聽說京城那個地方的藏書,比我們小鎮的花草樹木還要多!”

  就在此時,說書先生正說道:“世上雖已無真龍,龍之從屬,如蛟、虬、螭等等,仍是真真正正、實實在在活在人世間,說不定就……”

  老人故意賣了一關子,眼見聽眾們無動于衷,根本不懂得捧場,只得繼續說道:“說不定就隱匿在我們身邊,道教神仙稱之為潛龍在淵!”

  宋集薪打了個哈欠。

  頭頂突然飄落一片槐葉,蒼翠欲滴,剛好落在少年額頭上。

  宋集薪伸手抓住樹葉,雙指擰轉葉柄。

  ————

  想著還是去城東門討債一次的少年,在臨近老槐樹的時候,也看到了眼前有槐葉飄落,只是他加快步子,想要伸手去接住。

  只是一陣清風拂過,樹葉從他手邊滑過。

  草鞋少年身形矯健,快速橫移一步,想要攔截下這片樹葉。

  偏偏樹葉在空中又打了一個旋兒。

  少年不信邪,幾次輾轉騰挪,最后仍是沒能抓住槐葉。

  少年陳平安無可奈何。

  一個鄉塾逃學的青衫少年,與陳平安擦肩而過。

  青衫少年自己都不知道,肩頭上不知何時停留一片槐葉。

  陳平安繼續去往城東門,哪怕要不到錢,催一催也是好的。

  ————

  遠處算命攤子那邊,年輕道人閉目養神,自言自語道:“是誰說天運循環無厚薄?”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八零電子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劍來,劍來最新章節,劍來 平板電子書!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本站根據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說站得到的鏈接列表,與本站立場無關
如果版權人認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損您的利益,請發郵件至admin#80vo.com,本站確認后將會立即刪除。
Copyright©2018 八零電子書txt小說下載
豫ICP備14029001號-1
pc蛋蛋算法100胜率